Policy Futures in Education

ISSN 1478-2103

Volume 5 Number 2 2007

 

Other issues available | Journal home page | Publisher home page

 

 

新自由主义与世界银行:经济话语与性别身份的制造(或再造)

本文对世界银行的新自由主义结构进行了探讨,以期理解这一结构如何使世界银行以带有性别的方式制定并维持其政策及实践。这里所说的新自由主义是一种结构,它制定了强大的、无所不在的当代经济发展模式,它基于对经济发展及稳定性、金融交易和人类行为的种种设想,而这些设想被表述为普遍的、中立的,但实际却具有深深的性别烙印。文章对世界银行的多项实践进行了分析,世界银行通过这些实践制造(或再造)了带有性别的新自由主义结构。新自由主义结构是一个充满权力的、具有调整性的经济身份框架,制造(或再造)了社会现实,这种社会现实是由世界银行通过实施某些实践而勾界定的;这些实践包括对含义、行为以及人类身份进行断言、规定或禁止、制造(或再造),它们所以被选择是因为它们能与事先给定的经济现实最大化一致。正是在世界银行没有提及或讨论性别的那些方面性别问题明显存在,而这些方面构成了新自由主义经济逻辑的基础,并在银行决策和制定政策过程中的每个层面产生作用。

 

新自由主義與世界銀行:經濟話語與性別身份的製造(或再造)

本文對世界銀行的新自由主義結構進行了探討,以期理解這一結構如何使世界銀行以帶有性別的方式制定並維持其政策及實踐。這裡所說的新自由主義是一種結構,它制定了強大的、無所不在的當代經濟發展模式,它基於對經濟發展及穩定性、金融交易和人類行爲的種種設想,而這些設想被表述為是普遍的、中立的,但實際卻具有深深的性別烙印。本文對世界銀行的多項實踐進行了分析,世界銀行通過這些實踐製造(或再造)了帶有性別的新自由主義結構。新自由主義結構是一個充滿權力的、具有調整性的經濟身份框架,製造(或再造)了社會現實,這種社會現實是由世界銀行通過實施某些實踐而界定的;這些實踐包括對含義、行爲以及人類身份進行斷言、規定或禁止、製造(或再造),它們之所以被選擇是因爲它們能與事先給定的經濟現實最大化一致。正是在世界銀行沒有提及或討論性別的那些方面性別問題明顯存在,而這些方面構成了新自由主義經濟邏輯的基礎,並在銀行決策和制定政策過程中的每個層面發生作用。

VIEW FULL TEXT | BACK TO CONTENTS LIST

line

© SYMPOSIUM JOURNALS Ltd
PO Box 204, Didcot, Oxford OX11 9ZQ, United Kingdom
info@symposium-journals.co.uk
www.symposium-journals.co.uk